明清時期德化白瓷觀音造型與裝飾研究

No Thumbnail Available

Date

2015

Journal Title

Journal ISSN

Volume Title

Publisher

Abstract

佛教美術造像伴隨著佛教信仰遠從印度遠繞過絲綢之路輾轉傳進中國,在這塊土地上開枝散葉,之中不斷的變化,承續佛經典及前人的手法,深入中國化的民間,發展出一條創新的道路。「德化白瓷觀音」得到了轉化的靈感;「德化」得天獨厚的潔白瓷土,通過工藝家巧手將佛教信仰裡的觀音形象表現的悲憫莊嚴 ,卻也可以從塑像身上所雕塑的細節中看出「祂」擬人化的微妙微翹,就像個中國化的端莊女性,無論是從開臉上透露出明代仕女清秀的臉龐;頭髮挽著中國仕女的髮髻;還是觀音經典描述瓔珞、帔帛穿戴其身與中國式衣著相互搭配;觀音或站或坐是依據經典呈現出的基本式的坐、立姿態;並且配戴華美珍珠組合而成的瓔珞首飾,手持有經典依據的持物;髮髻上妝點中國式的髮簪和進行莊嚴儀式所帶的頭冠;將觀音托高於底座之上,塑有表現觀音出淤泥而不染的形象代表「蓮花」所變化出豐富的底座,也有站在雲上、海浪上的渡海觀音形象。像這樣的塑像塑造在「德化」這個小鎮上是由許多個家族代代相傳,亦或以師傳徒的傳承方式延續其工藝,「德化」雖是「民窯」卻可以得名國際,讓「德化白瓷觀音」不只是提供信眾做信仰膜拜的觀想,也成為博物館中崇高的藝術品。 本研究主要著重在德化白瓷觀音的造型及隨身裝飾物上,無論是德化工藝家「何朝宗」、或是「何朝春」、還是「林朝景」…只要是「德化」所出品的白瓷觀音,其風格特質是相當顯著的。沒有顏色妝點的德化白瓷觀音,要表現出祂的獨特,所仰賴的是工藝家的雕工;俐落簡單的線條勾勒出的是柔和而圓潤飽滿的空間感,「白瓷」的素淨包容性極強,無論觀音呈現何種姿態皆能表現出觀音不凡的氣度;德化觀音之開臉,五官講求的是線條柔和的平衡,並要求整體的一致性,因此延伸至脖子的扭轉、肩膀以致手臂的擺放、手指細長的延伸,到達腿部、圓潤腳趾,身形比例勻稱;從肩而落的是變化多端搭配豐富的中國式服裝,部分保有著觀音專有服飾天衣樣,也有著僧人袈裟樣,總體衣紋摺理複雜,層層疊疊的衣裳,卻刻出空氣流動般的立體,時而展現出飄逸的靈動;服飾搭配的飾品及手持物精巧細密不馬虎,其中觀音會配戴複雜纏繞串聯起的瓔珞,顆顆白色珍珠包裹著像是閃著鑽石般的透明釉,更是施展白瓷土所能發揮的最大極限。當白瓷觀音手持素雅的蓮花、經卷、或是瓶…被裝扮得像似高貴的婦人的同時卻也能巧妙與自然融合,山石、海浪、雲朵、蓮花、動物神獸結合。每個結合都是遵循佛教經典而有其深厚的寓意,也有身著比對當時代的背景下所盛行的裝扮的樣貌。 德化白瓷觀音的發展成熟期在明清時期居於高峰,其原因最主要的應該是德化的工藝家能掌握住德化地區的自然地理特點,並突破性的將塑造題材在既定的規則中做變化,既保留著佛典裡觀音形象,卻也創造出與中國式裝扮的完美結合,因此樹立了德化白瓷觀音如此獨特而經典的風格。

Description

Keywords

觀音, 菩薩, 何朝宗, 德化白瓷

Citation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