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寫生到寫意――油畫風景之色彩與意境表現

Abstract
在西洋繪畫中,「風景畫」最早並未成為一個獨立的門類。在文藝復興時期,它尚僅為人物畫烘托、陪襯之點綴。但歷經數百年的發展,佳作紛呈,已蔚為大觀。 從創作方式來看,「風景寫生」在油畫風景創作中,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人」,本是大自然的一部份,對自然中四季變換,風、雨、晴、晦的感動是與生俱來的。因此在各種藝術形式的抒發中,「寫生」就成為視覺藝術裡較為原始、直接和真切的表達方式了。 在筆者個人的油畫創作經歷中,曾嘗試過各種不同的創作形式,其中風景寫生,一直是筆者心靈中深層的需求。寫生時週遭環境、氣氛的感染,地理、人文的體驗,常能激發創作之靈感,因此有時過程雖然艱辛,筆者卻依然樂此不疲。依照筆者個人的體驗與理解,風景寫生非並僅將景物照搬照抄在畫面上而已,還應發揮各種「繪畫元素」的表現力,才較能使畫面激盪出動人的效果。當中包含的層面甚廣,筆者認為以「色彩」元素較難掌握。 以西洋繪畫中「印象派」的發展為例。「印象派」的產生,標誌著色彩表現的一個高峰,而印象派許多作品中對色彩的新觀念及表現方式,便是從風景寫生的實踐中來。印象派一些畫家將寫生視為現場創作,捨棄已往在畫室中靠想像細嚼慢嚥的經營方式,轉而面對大自然,要表現當下「寫出」的新鮮氣氛與感覺。而大自然的變化是豐富而微妙的,古典油畫中素描式的色彩語言已無法盡情表現大自然的千變萬化,於是色彩語言的重要性大為提升。 如果說風景畫像一首詩,那麼「色彩」就有可能使這首詩「搖蕩性情,形諸舞詠」,而發揮感人至深的力量。康丁斯基(Wassily Kandinsky , 1866-1944)說:「色彩是一個媒介,能直接影響心靈。色彩是鍵、眼睛是槌、心靈是琴弦。藝術家便是那隻依需要敲鍵而引起心靈變化的手。」 說明了色彩的情感作用。而風景寫生正如音樂一樣,可說是難度很大的「即興曲」。因為要在一定的時間內用色彩表達大自然無限空間中的「情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透過風景寫生,研究大自然瞬息萬變、豐富微妙的色彩印象,正是提升創作者色彩感覺與表現層次的良好途徑。 相對於西方的「風景畫」,中國的「山水畫」雖然同樣以大自然的景物為題材,在「意境」的表現與創作方式上則有不同的追求。身為東方人,在中國傳統文化孕育下成長,當我們面對景物時,自然和西方畫家的感覺會有所不同。「楊柳依依」、「曉風殘月」等詩詞畫意,對境界的表現或許會有所啟發。而中國書畫理論對「意境」表現的探討,「文人畫」中強調的「筆墨」功夫與「寫意」表現方式,如果能在油畫色彩上得到解決,相信應能在油畫風景的表現上有新的拓展。 基於此,本論文擬就「從寫生到寫意――油畫風景之色彩與意境表現」這一主題,以寫生的創作方式為切入點,先對自然光色的變化做較深入、多面向的探討,進而結合中國山水畫中的筆墨意境理論與油畫色彩的表現特性,嘗試在西方思維之外探索一條新的油畫風景創作道路。 本論文的第一章,闡述個人研究色彩與意境表現的原因、目的及方法。 第二章則以寫生的觀察為基礎,研究油畫風景的自然光色之變化。從冷暖色之表現、物體光色變化的原理、及色調表現等各方面分別探討。 第三章是本論文之核心,進一步探討山水意境與油畫表現的問題。 最後一章是本論文的創作實踐,從寫生創作到利用資料的寫意表現,驗證本論文中對色彩與意境表現研究之心得與體會。
Description
Keywords
油畫, 風景, 寫生, 色彩, 意境, 印象派
Citation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