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雄獅美術》看七0年代鄉土美術發展之形構與限制

No Thumbnail Available

Date

2000

Journal Title

Journal ISSN

Volume Title

Publisher

Abstract

論文大綱 本論文主要在探討七0年代美術發展的一些形貌和問題,但不是單從時代和畫家的風格表現,而是選擇以《雄獅美術》雜誌在七0年代所標舉出的一些立場和活動,作為切入和探討當時代美術發展的原因,並希望在探討之餘也能回過頭來重新檢視《雄獅美術》雜誌本身的問題,進一步使七0年代鄉土美術發展的表象更為清晰,而如此的文化現象,對台灣美術或《雄獅美術》雜誌本身,又宣示著什麼樣的意義?則是本論文最終想要探討的問題所在。 本論文共分五個章節,依序為<緒論>、<文化氛圍的形成>、<《雄獅》的論述與基調>、<落實信念的實踐場域—雄獅美術新人獎>、<形構過程的認同與失落>及最後<結論>部份。第一章對於本論文的研究主旨、重要性、範圍、研究方法及欲探討之問題進行說明。 第二章不單視《雄獅美術》雜誌為一普通文化藝術工作之推廣雜誌,將其積極放置在整個七0年代鄉土運動勃興與論述風氣高張的時代氛圍中來加以觀察,探討《雄獅》集團成員的集結過程和整個文化氛圍的關係,並如何共同作用以形成《雄獅》本身之意識形態。 在其意識型態確立之下,與台灣本土美術相關聯的文化議題和論述,大量出現在此時的《雄獅美術》雜誌,因此第三章則在討論《雄獅美術》月刊中的論述內容,將其分為四個議題來加以討論,認為《雄獅美術》在反西化的本土論述立場、文化造型的探討、現實環境的議論、台灣前輩畫家的形塑這幾個議題之下的論述,並非只是對本文做單純的描述,而是有意識的要將自我的立場和堅持的方向,一步步藉由論述,加以運用形成一種力量,以企圖拉回對自身周遭現實文化環境的關懷和重視。而在此同時,《雄獅》舉辦了一不以官方傳統風格為依歸的「雄獅美術新人獎」,似乎有意識的想將回歸鄉土的信念更加落實,第四章則主要討論在這個比賽機制下,《雄獅》如何運用自己的力量做有意識的操控,以及操控下的作品其整體風格呈現出什麼樣的意涵。 在第五章<形構過程的認同與失落>,指出《雄獅》在整個形構的過程中,確實引起了當時代意識的趨從,但是《雄獅》太過將其所企圖標舉出來的意識形態符號化,使論述成為一種可以被刻意操縱的對象和實體,而欠缺對本質的探討和描述。並認為這個問題在「雄獅美術新人獎」的運作機制中尤其明顯,「雄獅美術新人獎」這個強調鄉土寫實符號載體性的實踐場域,雖然在七0年代形構出本土、現實的路線,但卻也一步步將作者抽離於作品之外,使得作者本身是否具本土意識已無存在意義,徒陷溺作者於各種形式玩弄之中,缺乏來自人文的關懷,因而使得《雄獅美術》在七0年代企圖帶動起來的鄉土美術,因缺乏真正的思考以作為再出發的基礎,而無法具備全面文化革新的問題。 因此在<結論>的部份,認為對於創刊於一九七一年的《雄獅美術》雜誌,其在七0年代的美術發展,應積極被視為一重要影響因素。《雄獅美術》雜誌在當時整個鄉土文化形構過程中,以一個傳播媒體的身分,不但在大眾中看到自己獨特的位置,其實也發現它之於大眾的獨特權力,可以說在整個鄉土美術形構過程中,幾位於一不可缺的運作機制,更是整個論述場域發生與建構的主要力量。而不論《雄獅》在七0年代所企圖帶動的回歸鄉土意識功過為何,單從時代和畫家的風格表現,恐怕極難真正釐清當時及而後藝術發展的真正面貌,媒體的介入、影響和限制,恐怕是七0年代後美術發展所必須正視的一股力量。

Description

Keywords

雄獅美術, 七0年代, 七0年代鄉土美術

Citation

Col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