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rportal.lib.ntnu.edu.tw:80/handle/20.500.12235/82048
Title: 「合理化」概念的困境與教育研究者價值涉入的問題
Other Titles: The Plight of the Conception of
Authors: 王俊斌
Issue Date: Jan-2001
Publisher: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
Department od Education, NTNU
Abstract: 本文的目的在於指出教育研究中主、客觀二元對立的脈絡,分析其對於研究本身之知識論∕方法論所造成的困境為核心。為了凸顯此一問題,本研究首先藉由韋伯對於「合理性」概念的反省進行分析。如果我們依據「理性」做為研究的架構,我們會發現韋伯在「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劃分上,留下一個十分重的問題:即強調客觀的工具理性與帶有個人主觀色彩的價值理性,二者之間是否是為一個可以絕對二元劃分的命題?筆者在本研究中將此一問題稱為「韋伯命題」。實際上,就「韋伯命題」的後續發展而言,我們發現它呈現出繼承(現代)或揚棄(後現代)的不同態度。就繼承的角度而言:哈伯瑪斯係以「溝通理性」為基礎,企圖經由「理性典範的轉換」來解決「韋伯命題」;另一方面,傅科則揚棄了「韋伯命題」,採取「後現代」的立場而與哈伯瑪斯大相逕庭—「後現代」直接宣稱「主體的死亡」,亦即通過對絕對客觀理性的否定,代之以「遊戲」或「諷諭」的手法消解了知識與理理性的客觀性或嚴肅性。就本研究的立場而言,不論是所提出的「責任倫理」,或是哈伯瑪斯所提出「溝通理性」的諸般預設,他們企圖透過個人理性覺醒,減少研究者主觀價值的涉入,進而建立研究的客觀性基礎;背後多少隱含了權力的作用。雖然或哈伯瑪斯與傅科之間存在著論述的歧異與矛盾,但筆者期待透過不同觀點的對照,提供教育研究中研究者主觀價值涉入或教育研究客觀性的反省角度。
URI: http://rportal.lib.ntnu.edu.tw:80/handle/20.500.12235/82048
Other Identifiers: C61C9B0C-202B-1756-7363-47C570575E75
Appears in Collections:教育研究集刊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ntnulib_ja_A0101_0046_081.pdf1.21 MBAdobe PDFView/Open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