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rportal.lib.ntnu.edu.tw:80/handle/20.500.12235/114219
Title: 陳師曾的繪畫新貌與民初新式知識分子的文化實踐:以《北京風俗圖冊》為中心
Authors: 王正華
Wang, Cheng-hua
盧宣妃
Lu, Hsuan-fei
Keywords: 陳師曾
北京風俗圖冊
民初
新知識分子
中西融合
風俗
社群
北京
Issue Date: 2003
Abstract: 本文研究,以陳師曾《北京風俗圖冊》出發,拓展至民國初年中國新式知識分子的社群活動與文化實踐。 首先,本文將焦點放在《北京風俗圖冊》的原有狀況及其流傳過程的討論。透過對此套冊頁跋識者的所題的內容、落款年代,及《北京風俗圖冊》的相關出版與記載等,本文推側《北京風俗圖冊》的流傳,大抵經姚華、梁啟超、梁思成手,在抗戰時期曾流至上海,之後失落民間。直到1949年後由中國中央文化部收購,之後轉藏於北京中國美術館至今。《北京風俗圖冊》三十四張畫頁,依題材可區分為「街頭謀生」、「市井生活」二類,為北京街頭可見的小販、乞丐等。這些日常景像經陳師曾深入觀察之後,成為他的創作題材。透過對陳師曾《北京風俗圖冊》的風格分析發現,《北京風俗圖冊》乃在中國傳統寫意的筆法、色彩的基礎上,融入西方畫學的技法與觀念,足見西方畫學深受陳師曾所關注。 第貳章,即試圖將《北京風俗圖冊》與中國、西方之相關畫題、畫學傳統之間的關係,作一釐清。進而確定《北京風俗圖冊》在畫史之縱向、橫向中的定位。透過陳師曾之「北京風俗」在繼承傳統之外所透露出的種種矛盾,似乎與近代「民俗學」在中國建立的背景有關。亦即,陳師曾《北京風俗圖冊》的製作態度,與「民俗學」作為一門學科,重視以平等的態度,對各種民俗、文化加以「研究」、「記錄」,未有中央或地方,上位者或下位者,善良或粗鄙風俗之間的分別,極為接近。就風格表現來說,陳師曾融合中西畫學的風格,與過去宮廷畫家、職業畫家的工筆重彩不同,而接近於文人職業畫家的寫意風格。 第參章企圖進一步了解《北京風俗圖冊》是否為陳師曾作品中的特例,以及這件融合中西的作品與陳師曾畫論名篇〈文人畫之(的)價值〉之間的關係。透過本文對陳師曾所有畫作與畫論、畫史書寫的檢視發現,陳師曾的繪畫思想在1920年前後,有極為不同的立場。1920年前,陳師曾不論在畫論、畫史的書寫或繪畫作品中,皆極力主張透過對西方畫學的吸收,以豐富中國繪畫的創作,因此融合中西畫風的言論,充滿於陳師曾1920年前的書寫作品中。其1920年前的作品,也大抵可見其融合西方畫法與「地質學」、「漫畫」、「風俗」等西方新知的具體實諫。透過在技術面與思想面對西方知識的汲取,陳師曾的繪畫新貌為中國畫史開展出一片新境。透過本文第參章的研究,正揭示出民國初年中國畫壇一致關切的中、西畫學問題,在陳師曾1920年前的書寫與畫作中已試圖提出解決,並且不論就其繪畫新貌,如《北京風俗圖冊》之表現或品質,皆可為成功之典範。 在第肆章中,筆者即將焦點延伸至陳師曾的成長背景與他的求學過程,試圖為其參酌西學的態度,找尋根源。透過整體討論發現,陳師曾對新學的興趣與學習,實不脫其家學淵緣與他的日本經驗。此外,藉由對陳師曾所參與之社群活動,及同時新知識分子對民俗研究、「整理國故」等新知之參與、傳播等方面的了解,顯示陳師曾及其同時的新知識分子,皆處於傳統與西方交融的歷史背景中。 透過本文的討論顯示,陳師曾1920年前的繪畫新貌,如《北京風俗圖冊》,及其融合傳統與西方新學的主張,在中國畫史中具有承先啟後的地位。若就二十世紀初期,西方作為一優勢存在的世界局勢,與西方畫學進入中國,引起極大震撼的畫壇生態來看,陳師曾融合中西的畫風與言論,無疑是對此傳統的反省與對外在環境的回應。陳師曾所面臨傳統與西方之糾葛,乃是民初知識分子普遍遭遇的問題。但對陳師曾來說,這種糾葛,反而成就了陳師曾1920年前所創造出的繪畫新貌。尤其陳師曾之中、西繪畫的融合實踐,不僅延續了傳統對筆墨的講究與對畫面情感的追求,其透過西方的觀察、寫生、速寫等觀念的帶入,更強化了傳統的表現張力與意涵。而陳師曾結合西方速寫式簡筆與傳統寫意筆法,使西方因子隱現於傳統筆墨之中,不致使畫面產生突兀之感,乃是《北京風俗圖冊》等繪畫新貌的成功之處。 就目前對中國近現代畫史的認識,西學東漸與東方因應,乃為二十世紀初期中國學術界與畫壇最為關切的問題。但就過去對陳師曾作為北京「保守派」代表的了解,實與本文研究發現不甚相符。其原因,也許與陳師曾的文人畫理論廣受當時「保守派」陣營的推崇有關。尤其1949年後,國民政府來臺,維護正統成為臺灣主權所以成立的重要因素,在此前提下,中國傳統的文人畫在臺灣受到相當的重視,並加以傳承。可惜陳師曾1920年前的畫作與書寫,均在大陸,因此也未被重視。反觀1949年後的中國大陸,因極力於截段舊傳統,建立新中國,文人畫乃被視為毒蛇猛獸,不為人所重視,遑論作為文人畫代表的陳師曾,其1920年前的資料,也就未曾被人注意。反倒是陳師曾的《北京風俗圖冊》因其於1949年後已被收入中國文化部,畫上描寫風俗的主題,正好符合左派藝術史觀的需要,因而頗受重視,也影響了王羽儀、侯長春等人之風俗圖創作。但也在此前提下,陳師曾《北京風俗圖冊》長年以來,一直作為左派史觀之詮釋評憑,反而無法彰顯出陳師曾及其作品在民初美術史上的特殊地位。 透過本文的研究,除修正過去對陳師曾藝術成就的片面觀點,並給予重新定位之外,也重新思考民初新知識分子面對傳統與西方之糾結的應對,實非從「現代」裏「驅除」古代,而是藉「古代」,「發展」現代。陳師曾1920年前的繪畫新貌及融合中西的理論,無非為民初新知識分子之努力的具體代表。
URI: http://etds.lib.ntnu.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stdcdr&s=id=%2291NTNU0233005%22.&
http://rportal.lib.ntnu.edu.tw:80/handle/20.500.12235/114219
Other Identifiers: 91NTNU0233005
Appears in Collections:學位論文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Description SizeFormat 
23300501.pdf299.47 k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2.pdf1.24 M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3.pdf1.11 M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4.pdf1.28 M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5.pdf1.2 M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6.pdf435.15 k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7.pdf1.23 MBAdobe PDFView/Open
23300508.pdf7.25 MBAdobe PDFView/Open


Items in DSpac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unless otherwise indicated.